您的位置:主页 > 高杆灯 > 哥伦比亚大学校长:大学排名让人对世界产生误解

哥伦比亚大学校长:大学排名让人对世界产生误解

发布日期:2021-11-23 12:54   来源:未知   阅读:

  地处纽约大都会的哥伦比亚大学,是美国最早的常春藤大学之一,在世界范围内享有盛誉。近日,哥伦比亚大学校长鲍林格接受记者专访,畅谈教育、科研、城市及新闻业发展等话题

  鲍林格(Lee C. Bollinger),美国律师和教育家。1946年出生于加利福尼亚州,在俄勒冈长大。早年毕业于俄勒冈大学和哥伦比亚法学院。曾为美国高等法院官华伦博格(Wilfred Feinberg)担任法律职员,于1973年进入密歇根大学执教,1987年开始担任密歇根大学法学院院长。1996年起任密歇根大学校长。2002年任哥大第19届校长,哥学院法学教授。他是美国艺术与科学院院士。2010年7月任纽约联邦储备银行理事会主席。

  一座伟大的城市,必定需要一流的大学。二者互相促进,共同成长,彼此成就着对方。前不久,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校长鲍林格(Lee C. Bollinger),欣然接受记者专访,就大学与城市、大学与体育、哥大与中国等话题,畅谈自己的见解。

  对于正在筹办国际性研究型大学的深圳,鲍林格表示,一所一流的研究型大学,将造就一座城市的智力生命。它能够培育先锋的创想家,也能够提供层次丰富的就业,有益于城市的可持续发展。

  记者:一年以后,第26届世界大会将在中国的新兴城市深圳举行。你认为大运会及类似国际性学生体育赛事,将如何促进世界各大学间在学术、文化等方面的交流?

  鲍林格:体育是一种通用的语言。正如奥林匹克运动会和世界杯锦标赛所证明的那样,体育是能够把地球人紧紧团结在一起的少有的几种世界性文化之一。在美国大学的校园,体育也发挥着同样的作用。对我们的员来说,参加校际体育比赛是非常重要的学习经历。这些员与运动队一起外出旅行、参加比赛,将使他们的人生有机会深入接触有别于自身的文化、社区和传统,这对年轻人的成长是很重要的。

  鲍林格: 参加体育运动,为年轻人提供了在学术课堂上不一定能够学到的重要内容。通过体育运动,他们可以学到领导力、毅力、恒心、合作、奉献和尊重等,这些都是年轻人需要具备的重要的优秀个性和生存技能。我担任哥大校长后,有一项改革,就是让体育部门直接向我汇报工作。这正是因为我看到了加强体育教育的重要性。

  记者:哥大是否会有运动员参加明年夏天在深圳举办的第26届世界大会?

  鲍林格:哥大是美国大学体育总会成员,有30多个运动队,从事29项体育项目。射箭、游泳、越野、击剑等都是哥大的运动强项。迄今我们已经有10名奥运会奖牌获得者。

  一般而言,哥大不会派出单独的校队去参加国际比赛。哥大现有的员,或是刚刚被哥大录取的学生,有可能会被选拔去参赛。过去,我们大学的击剑队和划艇队曾有队员被选拔代表所在国家去参加国际性比赛。哥大也有些学生参加非校队(例如骑马、帆船、乒乓球队等)发起的体育运动,他们也会去参加国际赛事。

  记者:哥大是常春藤联盟成员之一,去年被美国QS大学排名评为全球第11名,美国第7名。你认为哥大的特色是什么?

  鲍林格:哥伦比亚大学是世界最重要的研究中心之一,同时也为各个领域及专业的本科生、研究生提供独特而优异的学习环境。哥大努力吸收来自世界各国的教员及学生,支持针对全球事务的教学与研究活动,与许多国家和地区建立学术合作关系。哥大力争使学校各个领域都能够达到最高的教学水平、拥有最前沿的知识,并倾其努力以造福世界。

  记者:作为校长,你如何让这样一所历史悠久的大学既保持其传统,又不断适应变化的世界?

  鲍林格:2002年以来,我有幸和哥大的学生、教职员工、校友和朋友们一起,带领我们的大学经历了深刻的机构变革,同时也积极应对全球性的变革。为了完成这个重大事业,我们尽力在哥大历史上作为一个精粹而伟大的城市大学拥有领导地位的基础上,一方面使其不断演进以应对当代不断改变着的城市和世界面对的各种挑战,另一方面继续遵从我们在教学、研究、医疗和公共服务方面的核心价值。

  鲍林格:我认为,大学排名让人对世界产生错觉,特别是对什么是真正的大学教育产生误解。从另一个角度看,大学排名反映了年轻人在选择大学时不断加剧的竞争度,并加重了他们作出选择时的焦虑感。

  记者:一所大学与所在的城市有着什么样的关系?能否阐述一下哥伦比亚大学对纽约城市发展发挥的作用?

  鲍林格:哥大非常重视其地处大都市纽约的优越位置,努力使教研活动与大都市拥有的丰富资源相结合。

  2007年曾有一份报告说,纽约繁荣的金融业雇佣的约28万名员工的收入超过了曼哈顿其他行业的150万人的收入总和。另一份报告说,把公司总部迁回曼哈顿的公司数量有增长的趋势,但是总部运营所需的支持性职位却仍然留在其他地区。

  纽约希望成为全球商业领袖的首选之地。但是,近几十年来,制造业和辅助性职位大部分都离开纽约投奔其他低成本地区,对于希望有上升机会的中产阶层而言新的机会在哪里呢?我觉得,在地方性经济中,有一个行业能够提供许多职位以满足上述之需求,这就是高等教育。

  在纽约,有116家能够授予学位的高等学院,包括正在复兴的纽约城市大学和两所世界上最受尊重的研究型大学:纽约大学和哥伦比亚大学。有数字显示,我们的地方性独立学院和大学,每年产生91亿美元的直接开支和总值高达212亿美元的经济活动。从这个意义上讲,一流的大学不仅对于一个城市的智力生命至关重要,对于它的长期经济活力也是如此。

  哥大有约1.4万名雇员,是纽约第七大非政府性雇主。这些职位不会轻易流向其他城市或者海外,因为我们的教学和学术研究的宗旨,是深深根植于这片能够让智慧火花尽情迸发的土地上的。也正因为于此,哥大提出了一项长期发展计划,将扩展在西哈勒姆(编者注:纽约曼哈顿黑人聚居区)曼哈顿维尔工业园区的教学机构。

  事实上,高等教育机构所提供的就业机会,不是那种要么雇佣神经科学博士,要么雇佣无需技能的初级工人的极端性结构。我们的雇员有三分之二从事各种水平的辅助和行政性工作,例如专业会计师和人力资源管理,行政员工和职员,实验室技工和有经验电工等等。我们庞大的员工群体现了一种各种收入结构并存的混合型经济,和以前曼哈顿许多商业区兴旺发达的制造业工厂和办公室所形成的雇员结构相类似。

  哥大超过三分之二的员工住在纽约。未来25年内,哥大在西哈勒姆区的增长将为这一在过去几十年内来自私营机构雇佣机会持续下滑的区域带来大约6000个新增就业机会。这个增长对我们而言非常重要,因为学术研究员们,特别是在医学和科学领域的,要进行创新性的研究就需要现代化的实验室空间。如果纽约的大学不能提供这样的设施,我们就会发现最好的研究人员将会不断流失。

  一直以来,纽约是能够为各种收入阶层的居民提供经济增长引擎的城市。一流的研究型大学是稳定地提供良好的工作和伟大头脑的源泉,毫无疑义应当是纽约保持其领袖地位的重要组成部分之一。

  记者:现在许多中国的优秀学生都希望赴海外求学,作为一所以多元化为特色的大学,哥大是否准备录取更多的中国留学生?

  鲍林格:哥大几十年前就开始录取来自中国的优秀学生。目前,中国学生是哥大最大的国际学生群体。为了使留学生能够更好在哥大学习和生活,我们成立了国际学生及学者服务中心(ISSO),为留学生提供了一系列积极有效的服务。

  2009年,作为全球卓越的学习与研究中心,哥大长期以来始终保证着多元化的优良传统,接待了来自近150个国家和地区的1万多名学生、实习生、学者及陪同他们的家庭成员。2009年,哥大录取的国际学生较上年增加了4%,总数为5553名,其中中国学生为1016名,占总数的18.3%。2005年,哥大的中国学生数量为500名,至2008年已经逾千,三年内翻了一番。

  根据国际教育机构(IIE)2008年秋季统计,哥大录取的国际学生数量在美国仅次于南加州大学和纽约大学。在哥大各学院中,艺术和科学研究生院的国际学生数量最多,共有1469名,占其学生总数的47.5%,占全校录取的国际学生总数的26.5%。

  此外,我们的国际教师和学者中,来自中国和法国的是最多的。目前,哥大共有超过1200名中国学生和学者。

  鲍林格:哥大的录取流程和其他美国一流大学相似,是“整体性”的,这意味着会仔细考虑一个学生的各个方面。我们不会仅仅依赖标准化的测试和评分,而是认真分析学生提交申请的所有部分,从中形成正确的判断。我们会仔细阅读个人陈述,尝试了解他是谁,上大学的动机是什么,等等。我们也会仔细阅读教师的推荐信,从中了解学生在课堂的表现如何,给同学带来了哪些东西。申请的每个部分都能说明问题。总之,我们的目标是寻找最适合哥大的学生。

  鲍林格:哥大与现代中国的关系可以追溯到19世纪,当时哥大是首批招收中国学生的美国大学之一。很多中国留学生回国后成为著名的政治家、科学家、哲学家和教育家。哥大与中国的学术团体开展了各种学术合作,所涉学科广泛,包括医药、公共健康、音乐、教育、法律和商务等。基于这样的长期合作关系,我们于2009年3月在北京设立哥伦比亚全球研究中心,通过北京中心我们与中国的合作将会进一步加强。

  美中两国眼下面临诸多共同的问题和挑战,因此双方必须携起手来,共同研究如何应对这些问题和挑战。哥大在北京设立的全球研究中心不会招收学生或颁发学位证书,也不想通过这些方式来盈利。中心的运作经费通过哥大的校友网络和支持相关研究项目的个人及基金会筹集。

  北京中心正在开展的一些项目包括,哥大与中国学者及官员开展有关全球特大灾害的风险、预防及反应措施的跨学科研究,如像美国卡特里娜飓风和中国汶川地震这样的特大灾害所带来的挑战等。中心与哥大建筑规划和保护研究生院合作,于2009年在故宫附近的老居民区里建立了一个由工业厂房改造的开放式工作室,供哥大和中国各地的学生、学者等进行科研活动和文化交流等。

  中心还与中国国家发改委合作,研究有助提高经济效率及环境可持续性的长期经济增长政策;与国内外名校联合在北京大学开展针对中国政府官员的公共政策培训项目。

  记者:哥大有世界一流的新闻学院,你本人还是华盛顿邮报董事、普利策新闻奖董事会成员。如何看待全球化对美国新闻业及学术界带来的影响?

  鲍林格:世界经济互相依赖的程度正逐年深化。我们面临的其他许多问题如气候变化,也使得我们在其他领域的相互依赖加深。背后的事实是,全球化是真实存在而且正在发展的,所以我们必须适应这样的局面。而美国受世界各地的影响程度,也是前所未有的。这就意味着,我们需要知识,需要信息,需要知道应当建立、支持什么样的机构,需要知道制定什么样的政策与世界的其他部分建立关联。当然这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原则,但是此时此刻尤为显得迫切。

  要取得实实在在的进展就必须拥抱这个世界。现在各个大学都在寻找努力的方向。哥大已经制定了具体的计划,将通过我们的全球研究中心及其他活动加以实践。媒体自己要寻找出路,我们要做的是研究如何帮助媒体。

  受互联网冲击,美国媒体的生存能力受到挑战。各种信息渠道的繁荣让广告业主和读者群分崩离析,采编人员大幅缩减,驻外记者数量减少。在全球化加剧的今天,世界上许多国家都在打造强势媒体,除了英国的BBC以外,还有中国的中央电视台和新华社等。美国的新闻体系需要修正,资源要重新整合,要创建能够与BBC及其他全球传播机构竞争的美国世界新闻服务。

  记者:在哥大新闻学院最近完成的“重建美国新闻业”报告中,提出了一系列保持新闻业活力的措施,其中包括由纳税人扶持新闻业,对此你的观点是什么?

------分隔线----------------------------